您好,欢迎进入南充分平台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物流新闻 >  本地物流新闻

蓉欧快铁带“四川制造”走进欧洲 来源:省平台 发布时间:2015-03-16 浏览数:3

  昔日丝绸之路,今日蓉欧快铁

 

  起点从长安变成了成都,终点从罗马变成了罗兹,骆驼变成了列车,丝绸变成了服装、电子产品

 

  连接东西方经济文化的基本功能没有变

 

  北京时间3月7日晚10点40分,今年春节后首趟蓉欧快铁班列,从成都火车北站准时发出。3个小时前,成都青白江铁路口岸,蓉欧快铁班列公司堆货场,货运专员王洪福还在为集装箱作最后体检。9826公里外,波兰华沙时间3月7日上午9点50分,波兰罗兹南郊火车站,波兰最大物流公司Hatrans公司多形式运输部负责人斯瓦沃米尔,也在货场忙碌着,“我在等从成都驶来的蓉欧快铁”过去22个月里,王洪福和斯瓦沃米尔,一个在成都,一个在罗兹,通过跨国货运列车,以及车上的“中国制造”相联。同样,成都与罗兹,两座城,数百年前,靠骆驼及其驮运的丝绸、陶瓷等相连。数百年后,信使升级,骆驼换代为火车,当然,还有今非昔比的“中国制造”。“从成都驶来的火车,其行进旅途就是新丝绸之路。”蓉欧快铁CEO托马斯,这位波兰大个子男人,更愿意将蓉欧快铁称为“丝路”。截至目前,蓉欧快铁已运行22个月,运输“中国制造”4000集装箱,总价值高达12亿美元。沿着近两万里“丝路”,“中国制造”乘火车,历经10天15小时抵达罗兹后,去欧洲哪儿了?

 

  现场直击

 

  一条铁路横跨亚欧

 

  成都在这头欧洲在那头

 

  公元前202年,张骞出使亚洲中、西部地区,开辟出一条通商道路,这是一条以长安(今陕西西安)为起点,经关中平原、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到锡尔河与乌浒河之间的中亚河中地区、大伊朗,并联结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沿着这条道路,产自西汉的丝绸、瓷器等商品源源不断地流向西方,同时促进了东西方经济、政治、文化的交流,史称“丝绸之路”。两千多年后,“丝绸之路”以“蓉欧快铁”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的新面目出现,这次起点从长安(今陕西西安)变成了成都,终点从罗马变成了罗兹,骆驼变成了列车,丝绸变成了服装、电子产品,但途经新疆、哈萨克斯坦,连接东西方经济文化的基本功能没有变。“四川造”从成都出发,经过9826公里的跋涉后抵达罗兹这个欧洲的重要驿站,然后再“飞”往欧洲各国的场景。两千多年前,对于西方各国而言,来自中国的丝绸是奢侈品。两千多年后,丝绸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而通过蓉欧快铁源源不断进入欧洲的“中国制造”更是平易近人,惠及欧洲人。它虽无古代帝王之奢华,却富有现代平民精神,这样的时代潮流,对未来的影响更为广泛深远。据了解,蓉欧快铁共搭载100多家企业的货物出口欧洲,其中40%来自成渝地区。盘点这些蓉欧快铁的“乘客”,其中最多的是电脑半成品,占货物总量的17%,其次是机械类产品,占12%,汽配产品占9%,服装衣裤类占7%,灯具类占5%,鞋类占5%,整体浴房和防盗类各占1%。从罗兹再出发,跟随川商、川货的步伐,我们随后还将探访欧洲六国——德国、荷兰、捷克、意大利、希腊、法国。我们将在德国采访川企艾民儿的欧洲鞋业开拓,北威州与四川联姻26年,双方如何开展深入合作;在荷兰采访荷航CEO,介绍成都到阿姆斯特丹的航线怎样拉动四川与欧洲的经贸往来;在捷克采访长虹建厂,将电视销往欧洲各国,以及长虹在欧洲打官司的经验——了解当地法律对于川企海外拓展至关重要;在意大利探访川企长叶纺织的丝绸仓库,它再现了昔日丝绸之路的荣光;在希腊寻访橄榄油的故乡,川企苏格拉蒂与希腊PEZA在橄榄油销售上达成深度合作;最后我们将奔赴法国这个浪漫之都,探秘“乐山黑马”买下法国飞机公司背后惊心动魄的海外收购战。

 

  “MadeInChina”,家里全是!

 

  扎克,是蓉欧快铁波兰出资方Hatrans公司员工。小伙子是个急脾气,开起车来风快,说起话来,更是快人快语。3月6日下午3点过,眼看与罗兹贸易促进局约定的时间迫近,扎克驾车赶往罗兹市政厅。在车上,当被问及生活中是否使用“中国制造”时,扎克不假思索,嘴里蹦出一个单词:“everything(全是)!”扎克说,最近一年多来,他几乎成了“中国货”购买狂。在商场一看到中国制造,就忍不住想下手。如今,家里的衣服、鞋子、电视机、电脑等,全都来自中国。“这些东西,几乎都是通过蓉欧快铁运到罗兹的。”扎克说,罗兹是蓉欧快铁驶入欧洲的终点站。在罗兹买中国货更便宜,而且在超市里,随处可见“中国制造”。走进罗兹Alma电子产品超市,随意购买一款适用于miniiPad的键盘。拿起来一看,条形码标签都打着“madeinchina”。这家超市楼下的公共展区,陈列着中国旗袍、圆形真丝扇、折扇以及一双“三寸金莲”。正值午餐时分,餐厅里,一位波兰美女正熟练地使用筷子吃着盒饭。Hatrans公司小会议室墙上,挂着3张地图。其中一张,是罗兹交通运输图。公司多形式运输部负责人斯瓦沃米尔指着地图说,罗兹位于波兰中心,蓉欧快铁驶抵罗兹后,通过铁路口岸过关,然后再通过公路和铁路运输,在一天之内,中国货物便可进入超市上架售卖。“中国制造到罗兹后去了哪儿?我觉得,第一个去处,就是波兰各地!”斯瓦沃米尔说,在波兰国内,它所在的Hatrans公司有14个网点。截至目前,蓉欧快铁共搭载100多家企业的货物出口欧洲。“乘客”中,电脑半成品最多,占货物总量的17%,其次是机械类产品占12%,汽配产品占9%,服装衣裤类占7%,灯具类占5%,鞋类占5%,整体浴房和防盗类各占1%。从中国产地看,有四成出自成渝地区。这意味着,扎克家中的“中国制造”,几乎肯定有“川货”。

 

  是终点,也是起点

 

  打开PPT,斯瓦沃米尔手持铝制杆,指在成都标识上,字正腔圆地以“青白江”开头,介绍蓉欧快铁途经的地方:从成都青白江集装箱中心站出发,经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直达波兰罗兹站。“蓉欧快铁运来的中国货物,都会进入这个堆货场。”波兰华沙时间3月7日上午10点,罗兹南郊货运火车站,斯瓦沃米尔说,这里是蓉欧快铁的终点,当然,也是“中国制造”搭乘蓉欧快铁进入欧洲后的新起点。随后它们会继续坐火车或汽车,前往欧洲十国。在Hatrans公司小会议室墙上,一张欧洲地图上,箭头分别指向波兰、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比利时、捷克、芬兰、奥地利、荷兰。“从客源情况看,从成都来到欧洲的货物,最主要的去向是德国、荷兰、法国和意大利等4国。”斯瓦沃米尔说。作为波兰第二大城市,从版图看,罗兹处于波兰心脏位置。放大到整个欧洲大陆,罗兹也处于中心区域。这意味着,以罗兹为起点,“中国制造”无论往西,还是往北或往东,罗兹均是最近的中转站。斯瓦沃米尔说,中国制造在货场分装后,可乘火车和货车继续旅行。从罗兹出发,除欧洲铁路网,还可以走A1和A2高速路。这两条高速公路是波兰境内公路大动脉,在罗兹城外10多公里处交汇。A1从波兰波罗的海港口格但斯克出发,向南延伸到奥地利维也纳;A2起点是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经波兰之后向德国延伸,最终抵达柏林,“从罗兹出发,到达柏林仅需6个小时。”

上一篇: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张晓燕赴广安调研高速公路建设 下一篇:广安推进电子商务产业加快现代物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