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进入南充分平台
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物流新闻 >  国内物流新闻

人人想做“世界商店 ” 货源供应链仍是痛点 来源:省平台 发布时间:2015-05-14 浏览数:0

  加拿大新永安集团负责人郑萍“意外”出现在2015一场跨境电商峰会上。

 

  她实质上已忙到分身乏术——为开建线下的商品展示中心,连续10天,她往来奔波福州自贸区和北京两地。

 

  忙到没来得及准备演讲PPT的郑萍的出现多少有些无奈。“天猫把我给惹了,能不来嘛?”郑萍说。

 

  就在一个月前,天猫国际和京东全球购等掀起的“争夺Costco”(美国好市多)的“授权门”纠纷,被卷进的主角之一正是新永安。

 

  多年来,新永安专注于从中国出口零售商品到北美,20年前就在加拿大开出中华老字号超市,将中国消费者喜闻乐见的名牌产品都带到大西洋彼岸。后来,新永安发现,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对北美优质产品有极大需求。后者是新永安出现在京东商城开出Costco旗舰店的引因。

 

  但天猫国际向媒体出示的“Costco只唯一授权天猫国际”的纠纷让回到中国市场的新永安发现,在进口商品市场大爆发下,没有终端通道对于新永安这样的贸易批发商还是大问题。于是,新永安决定从出口贸易商转为进口批发商甚至将直接涉足终端通道开设线下体验店——这是郑萍出现在跨境电商行业峰会上的真正原因,也是当前跨境电商进口被称之风口的企业缩影。

 

  如同在上海自贸区召开的跨境电商行业会议,相比出口专场渐归冷清,进口专场始终热开了锅的火爆。

 

  人人都想做“世界商店”

 

  “你好,世界商店。”4月,在上海自贸区开幕的2015电子商务峰会主题替当下千军万马冲进跨境电商市场的热潮给出解释。

 

  打着认定跨境电商进口是中国进出口贸易的未来的一批传统贸易商、零售商、平台商等1000多名跨境电商相关人士几近将会议场所挤爆,尤为典型的是,在跨境电商进口行业老大天猫国际缺席的情况下,京东全球购、亚马逊海外购、聚美优品俨然成为“行业教父”,而洋码头、蜜芽宝贝、海蜜全球购、鲜Life等为代表的一批先期拿到投资的进口电商创业公司也已俨然成为行业的领先者的姿态发布演讲,喜地、55海淘、西集网、168海淘、铭宣海淘、妈妈网等新近浮现的跨境电商进口平台也出现在现场,都打出“世界超市”、世界商店的口号。

 

  抢滩跨境电商进口蛋糕的还包括很多零售消费业的门外汉。

 

  中国电信这家传统电信公司也在峰会上被传出消息,称将转型为电信电商,将跨境电商上升为集团战略,而未来一两个月内,从大城市到乡镇都将看到中国电信的客服服务店。

 

  此外,包括占据中国在线旅游市场份额超过50%的在线旅游巨头携程也携其会员用户、出境游人数、旅游行程数据等优势发力跨境电商进口。

 

  携程跨境电商负责人陈鸿彬表示,携程将推出全球购、名店购、随行购,参与到跨境电商市场的争夺中来。

 

  但与行业会议“热开了锅”的表象相比,跨境电商进口实质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尽管多数行业企业不愿意接受,但在政府层面而言,跨境电商进口还被认为是“新生儿”。

 

  国家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专家咨询委组长柴跃廷用“小买家、小卖家”形容目前跨境电商进口的市场现状。

 

  “小买家”所指是跨境电商进口市场还属于立在金字塔塔尖的、中高端消费群的“小众之爱”。

 

  按海关总署数据,截至2014年年底,在2014年7月-12月底,16个试点城市跨境电商出口业务累计20.4亿元;同期,7家跨境电商进口业务共验放包裹411万余件,价值约10.1亿元。而相比起整个传统出口市场,跨境电商进口更只是小婴孩。

 

  此前,按深获跨境电商行业认同的一篇《2014跨境电商生存真相》揭露,截至2014年底,没有一家纯跨境电商企业的日销售订单量能超过5000单,而这个数字对于天猫的一个销售前十的卖家来说只是小儿科。

 

  而也正是因为跨境电商进口还处于消费培育的阶段,众多的跨境电商进口企业将开设线下O2O体验店(或叫进口商品展示中心)作为打开市场的重点手段。鲜Life创始人兼CEO肖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鲜Life将在城市社区以及新商场、便利店等渠道设立线下的体验店,让消费者通过现场的感知进口商品和国内产品的差异来增强对鲜Life的信任和购买。

 

  同样,母婴电商蜜芽宝贝则与儿童教育机构红黄蓝成立合资公司将亲子园和幼儿园作为开拓母婴产品销售的O2O服务站。

 

  而柴跃廷所指的“小卖家”,当然不是非议阿里巴巴、京东、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企业规模不够大,而是指各平台商背后的具体提供商品的商家实质仍不够大。

 

  除亚马逊海外购是依托亚马逊美国总部的全球选品资源和供应链外,对于全球供应链的搭建都处于“从头做起”的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等而言都是一道新命题。

 

  也正是由此,即使包括京东全球购在内,也会出现文头的Costco京东旗舰店未经授权即上线复又撤下的尴尬。

 

  上游货源是本“糊涂账”

 

  郑萍说,货源是跨境电商竞争的最重要因素。

 

  当然如此。但是,做到有竞争力的货源现在对于各家跨境电商进口商而言都是一道艰巨的命题。

 

  正是为解决货源的难题,天猫国际和云猴全球购都是请出各自的集团当家人赴全球买货、全球找货。JACKMA(马云)频频流连爱尔兰、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和包括德国总理、法国总统、爱尔兰总统、意大利总理等海外政要“相约”,就是以“中国第一买手”的身份为阿里巴巴构建欧洲的供应链,将欧洲的奢侈品、巧克力、酒庄、农场、海域等融入中国跨境电商进口的生态系统。

 

  步步高云猴董事长王填也在今年开始出现在2015澳洲牛肉大会等海外商品原产地,并通过遍访欧洲牧场主寻找好货源。

 

  对于跨境电商进口,平台上诸多眼花缭乱的进口商品大多数对于商品来源没有清晰交代,更谈不上追溯体系,可谓是一本糊涂账。按目前跨境电商进口企业披露的海外买手构成,多数是以“老外”、海外留学生为主。多数跨境电商进口平台仍是卖家散单拿货,并不是获得品牌授权。记者看到,除了天猫国际的模式是品牌方和零售商直接入驻外,包括京东全球购在内的跨境电商进口平台都逆向坚称“授权与否与正品并无关系”,洋码头CEO曾碧波更是直言,互联网干的就是窜货的革命。海蜜全球购创始人徐俊也表示,未授权商品恰恰是海蜜与天猫国际差异化的优势。

 

  京东全球购总监邱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京东全球购未来将全部是获得商家授权的正品行货。

 

  但实际上,按照业内人士的观察,在京东全球购上不乏类似Costco之类的并未获得授权就进行公开销售甚至公开在其官网上表述为“XX京东官方旗舰店”的侵权行为;类似小蜜蜂、juicycoulture、等都被坊间指出是山寨品牌或是未经品牌方授权的代理商、分销商的私自行为。

 

  按京东相关部门给记者的回复,显见,新永安仅获得销售柯克兰(KirklandSignature)商标在中国的一系列产品,而并非Costco的官方旗舰店授权。前者是后者的自有品牌商品。由此,成为京东必须撤下Costco官方旗舰店的原因。

 

  授权与否的“痛点”到底在哪?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国内跨境进口电商的上游货源多数是由个人买手或专业进口团队向海外零售商代购,再向国内消费者销售,并没有打通供应链获取真正的货源。由于国外零售商或品牌商对于中国市场缺乏了解,对于电商平台的销售渠道也仍存在逐渐深化的过程,大型国际零售商或品牌商很难为一家家中小的跨境电商企业开具授权书。除了天猫国际通过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和海外国家直接的商贸对接洽谈,从上而下的实现品牌方入驻,目前其他跨境电商进口公司也都未能与海外著名品牌实现货源上的对接。

 

  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假洋货在洋码头平台不太可能。

 

  但为什么不可能?风口就会有逐利。

 

  对此,曾碧波表示,其香港商家都是国内的倒流批发,洋码头不允许做香港商家;同时,洋码头本身坚持对商家采取信誉评级的方式予以监管;其次,洋码头采取本土服务、海外维权,要求海外办公室一一拜访商家。

 

  但是定位做跨境电商进口平台的洋码头显然并没有完全堵住假货的机制。

 

  聚美优品副总裁刘惠璞就在峰会上发表公开演讲直言,一些跨境电商平台企业声称国外流通市场法律严苛,造假成本高就没有假货不成立,实际上,韩国市场针对中国免税店渠道已在前段时间流入很多假货,这在业内已共知。而因子就在于中国对海外商品严重的供需不平衡。

 

  而目前被视为假货没有生存余地的日本市场也成为刘惠璞公开的担心,“未来会有。”

 

  而目前跨境电商进口平台多数采取平台的模式更为假货提供了相比自营模式更为难测的风险。

 

  此前,聚美优品正是因为其海淘业务采用海外商家入驻的平台模式来丰富品类,使自身深陷“售假门”,最后只能大为调整业务并砍掉大量第三方平台业务,将海外购产品全部转为自营,才得以从源头控制货源品质获得新生。

 

  号称要做世界超市的喜地创始人熊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不管从技术还是商品环境,大的环境还不能做到放心,商家还是平台都无法提供从最前端到最后端的全流程追溯。

 

  跨境电商进口供应链亟待阳光化

 

  3月,蜜芽宝贝发起以纸尿裤为主打的母婴用品的跨境电商进口的价格战。

 

  虽然价格战至今褒贬不一,但用熊婕的话说,这轮价格战直接将日本花王纸尿裤的进口采购价拉升,做到在日本的价格的两倍。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蜜芽宝贝发起价格战的那段时期,相比60元一包纸尿裤的低价,一段日本花王纸尿裤的视频被醒目放置在蜜芽宝贝的网站首页。

 

  这是蜜芽宝贝到日本拍摄的全套宣传片,从花王纸尿裤出厂、装箱全过程都被蜜芽宝贝记录跟踪下来,甚至包括纸尿裤到国内宁波港的时候,蜜芽宝贝邀请了见证的相关领导和20多位客户,在海风狂吹之下把集装箱打开。

 

  而在此前,蜜芽宝贝也经常会在网上一一亮出纸尿裤从包括上游采购买货单到发票到船运单、集装箱到报关的等诸多文件。

 

  一系列“阳光化”的“秀”举是蜜芽宝贝试图植入消费者对跨境电商进口品的信任度。

 

  “让消费者去看,不让消费者成惊弓之鸟”。蜜芽宝贝CEO刘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跨境电商供应链上游对于消费者而言是本不透明的糊涂账,制约着消费者对其商品的购买,也就限制着跨境电商的增长空间。对此,跨境电商进口平台企业显然都无法漠视问题所在。刘楠表示,其非常认可通过集约来解决问题。蜜芽宝贝高调秀出其平台商品的举措背后,透视的就是大众消费者对于和国内B2C电商价格战打法一样的跨境电商进口商品的质量安全的戒备心。

 

  实际上,除了蜜芽宝贝,不管在自家网站上,还是市场推广上,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亚马逊全球购、洋码头、海蜜全球购、鲜Life等几乎所有跨境电商进口平台都直接强调自己是“100%正品”、“100%原产”的字眼。

 

  但正如蜜芽宝贝CEO刘楠所言,正品不是企业自己说出来的,尤其是企业做得越来越大的时候,企业过分的强调只会显得声嘶力竭。

 

  对于在国内B2C电商市场被贴注上假货、山寨、低质等标签后,跨境电商进口要彻底与进口商品的高端形象相匹配是条长路。业界普遍认为,跨境电商进口现在还处于消费者信心培育的阶段。

 

  熊婕表示,喜地在做商品的试点,通过帮企业品牌做一个正品的信用背书,同时打造从原产地到消费者的全封闭渠道,不让假货、水货混进来。

 

  蜜芽宝贝的突围方式则是自营的重资产模式,在海外直接找到品牌商,一对一沟通与之直签、自营。

 

  C2C海购平台海蜜全球购创始人徐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从去年11月份到现在,由假货引起的投诉在海蜜全球购为零。但其采取的正品保障机制也只是类似对买家身份的认证,以及对卖家违法的惩罚机制严苛。徐俊透露,未来海蜜全球购对卖家的管控会越来越严格,包括物流监控采取直播模式,以后购买全流程都采取视频拍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电子商务立法有望年底完成草案的起草工作